• 登錄 注冊
  • 總訪問量: 244061

參閱案例 >> 返回首頁

正文

黃繼邦與德宏州民政局股權確認糾紛再審案

2015-06-19 18:10:32 來源: 本站

 

黃繼邦與德宏州民政局股權確認糾紛再審案
 
——審理邊境地區涉外民商事案件的程序要求
 
【案號】
原審案號:(2009)德民二初字第5號
再審案號:(2011)德民再初字第1號
二審案號:(2011)云高民再終字第119號
 
【裁判要旨】
近年來,隨著我省“橋頭堡”戰略的大力實施及邊境貿易的快速發展,邊境地區涉外民商事案件數量激增,審判中的新情況、新問題不斷出現。邊境地區法院受理的涉外民商事案件,在涉及案件受理、文書送達、境外當事人身份確認及授權委托等方面存在普遍性的問題。在審理涉外民商事案件時,應當嚴格遵守涉外民事訴訟程序的各項要求,進一步強化涉外審判意識,依法保護境內外當事人的合法權益,牢固樹立和切實維護人民法院的司法權威和國際形象。
【案情】
上訴人(原審原告,再審申請人):黃繼邦,緬甸籍,其余情況不詳。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再審被申請人):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民政局。
1996年12月10日,緬甸商人黃繼邦與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民政局(簡稱州民政局)簽訂合資興建瑞麗市明珠大酒店的《合同書》。該合同約定,雙方各投資540.5萬元人民幣興建明珠大酒店,各擁有明珠大酒店50%的股份,合作期限為50年,即從1996年1月1日至2045年12月31日。后雙方決定在明珠大酒店的基礎上共同申辦瑞麗市福興福利有限公司,雙方在公司中的出資額即為在明珠大酒店的出資額,即各出資540.5萬元人民幣。該公司于1996年由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核發營業執照,法定代表人為黃繼邦。公司成立后,除了經營明珠大酒店外,沒有經營過其它任何業務。2005年,州民政局申請注銷該公司。為此黃繼邦訴至德宏州中級人民法院,請求對黃繼邦在瑞麗明珠大酒店中擁有的50%原始股金540.5萬元的股權予以確認;并判令州民政局支付從2000年起至起訴時止酒店利潤的50%,即200萬元。
【審判】
德宏州中級人民法院原審查明,2006年10月13日,望城律師事務所律師馬麗受黃繼邦的特別授權委托,處理酒店股權轉讓事宜。2008年1月17日,馬麗以黃繼邦特別授權代理人身份與州民政局簽訂一份《瑞麗市明珠大酒店股權轉讓協議書》,將黃繼邦在瑞麗市明珠大酒店50%的股權以70萬元人民幣轉讓給州民政局,黃繼邦放棄對瑞麗市明珠大酒店債權的享有,亦不承擔該酒店債務。據此,原審認為,黃繼邦已將其50%股權轉讓給州民政局,其所主張的股權確認以及支付利潤的請求無事實和法律依據,故判決駁回黃繼邦的訴訟請求。
黃繼邦向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稱:馬麗用于與州民政局洽談的授權委托書并非黃繼邦出具,《股權轉讓協議》是州民政局依據虛假的授權委托書簽訂,系無效合同,且黃繼邦并未收到股權轉讓款。原判認定事實及適用法律錯誤,請求再審。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審查后,認為原判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故裁定指令德宏州中級人民法院再審本案。
德宏州中級人民法院再審查明,1999年12月27日,黃繼邦因急需資金,將其持有的瑞麗市明珠大酒店50%的股權以300萬元轉讓給案外人崔澤深,黃繼邦放棄對瑞麗市明珠大酒店債權的享有,同時亦不承擔該酒店的債務。據此,再審認為,黃繼邦已將其股權轉讓給崔澤深,其所主張的股權確認以及支付利潤的請求無事實和法律依據,故對其再審申訴理由不予支持。原審認定事實部分有誤,但實體處理并無不當,故判決維持原審判決。
再審宣判后,黃繼邦向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稱,其從未向任何人轉讓過股份,本案原審及再審判決均存在錯誤,請求二審依法改判,支持其訴訟請求。
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本案系涉外案件,但原審及再審未按照涉外民事訴訟程序對原告黃繼邦的身份及代理人資格進行審查,違反法定程序,故裁定將本案發回德宏州中級人民法院重審。
【評析】
本案原告黃繼邦為緬甸籍,故本案應當適用涉外民事訴訟程序進行審理。
在涉外民事案件審理中,首先應當確認外籍當事人的身份,以確定案件是否符合起訴條件。《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八條對起訴的實質條件作出了明確規定①。《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也作出規定,原告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時,首先應當提交初步的起訴證據,證明案件可以成訴②。具體到涉外案件而言,如外籍原告向我國法院起訴,首先應當證明其身份的真實性及合法性,以便人民法院審查其是否與案件具有直接利害關系,以確定案件是否應當受理。本案的原審、申訴審查及再審均未依照相關涉外民事訴訟程序規定外籍原告的身份進行審查,導致案件受理程序違法。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進一步做好邊境地區涉外民商事案件審判工作的指導意見》第三條規定:境外當事人到我國參加訴訟,人民法院應當要求其提供經過公證、認證的有效身份證明。如果境外當事人是自然人,其親自到人民法院法官面前出示護照等有效身份證明及入境證明,并提交上述材料復印件的,可不再要求辦理公證、認證手續。本案原審中,有一自稱為“黃繼邦”的自然人出庭參加訴訟,但其并未提交護照等有效身份證明及入境證明,只提交一份 “緬甸國居民身份證”(緬文,原審中附德宏州外辦翻譯件)。該“緬甸國居民身份證”未經法定公證、認證程序,真實性無法確認,且根據德宏州外辦的翻譯件,該身份證持有人為“吳黃河邦(又名敏倫)”,不能證明原告“黃繼邦”的身份真實。在此情況下,原審未對原告身份和訴訟主體資格作進一步查實,直接進入實體審理并作出實體判決,違反了法定程序。原審判決宣判后,兩名律師持黃繼邦簽名的授權委托書代理黃繼邦向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但未提交黃繼邦的有效身份證明,黃繼邦本人未出現,授權委托書也未經法定公證、認證手續③。法院未對黃繼邦的身份及律師的代理資格作進一步審查即開始進行審查,并以原判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為由裁定指令德宏中院再審。德宏中院再審中,黃繼邦仍然持原審中的“吳黃河邦(又名敏倫)”的緬甸居民身份證出庭應訴,未按法定程序提交護照等有效身份證明或及入境證明,或提交與之身份對應的緬甸居民身份證等其他身份證明④。再審也未作審查,直接進行實體審理,并作出了再審判決。
二審中,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根據黃繼邦原審代理人及代其繳納二審案件受理費的人員提供的聯系電話,多次通知黃繼邦到庭提交護照等身份證明及入境證明進行身份驗證,但其一直以各種理由拒不到庭,也不透露其所處地址,最后還停用了該電話號碼。在此情況下,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進一步做好邊境地區涉外民商事案件審判工作的指導意見》第二條之規定,委托瑞麗市人民法院到姐告口岸張貼公告⑤,開始實施為期六個月的公告送達。公告期滿,黃繼邦仍未到庭。
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本案系涉外案件,但原審及再審未按照涉外民事訴訟程序對原告黃繼邦的身份及代理人資格進行審查,違反法定程序。本案應嚴格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進一步做好邊境地區涉外民商事案件審判工作的指導意見》、《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進一步做好邊境地區涉外民商事案件審判工作的實施辦法》等涉外民事訴訟程序的相關要求對黃繼邦的身份及其委托代理人資格進行審查。鑒于本案原審及再審當中存在的程序錯誤,為妥善處理本案,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決定將本案發回重審,由一審法院就上述問題重新審查。如黃繼邦不能提交符合法律規定的身份證明文件及授權委托文件,不能證明其是與本案具有利害關系的原告,本案應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一條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八條第(一)項之規定,裁定駁回黃繼邦的起訴,不應進行實體審理。
 
①《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八條:起訴必須符合下列條件:(一)原告是以本案有直接利害關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二)有明確的被告;(三)有具體的訴訟請求和事實、理由;(四)屬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訴訟的范圍和受訴人民法院管轄。
②《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一條:原告向人民法院起訴或者被告提出反訴,應當附有符合起訴條件的相應的證據材料。
③《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進一步做好邊境地區涉外民商事案件審判工作的指導意見》第四條:境外當事人在我國境外出具授權委托書,委托代理人參加訴訟,人民法院應當要求其就授權委托書辦理公證、認證手續。如果境外當事人在我國境內出具授權委托書,經我國公證機關公正后,則不再要求辦理認證手續。境外當事人是自然人或法人時,該自然人或有權代表該法人出具授權委托書的人親自到人民法院法官面前簽署授權委托書的,無需辦理公證認證手續。
④《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進一步做好邊境地區涉外民商事案件審判工作的實施辦法》第五條:緬甸邊境地區當事人提交的身份證明包括緬甸政府頒發的身份證、其居住地區有關當局頒發的身份證明、其居住地華僑組織出具的身份證明、緬甸邊民證。
⑤《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進一步做好邊境地區涉外民商事案件審判工作的指導意見》第二條:……采用公告方式送達的,除人身關系案件外,可以采取在邊境口岸張貼公告的形式。

中原河南麻将辅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