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注冊
  • 總訪問量: 244061

參閱案例 >> 返回首頁

正文

劉飛與云南硯山縣云合圓經貿有限責任公司返還出資糾紛案

2015-06-19 20:09:44 來源: 本站

 

劉飛與云南硯山縣云合圓經貿有限責任公司
返還出資糾紛案
 
——審理案件中如何正確理解司法權的被動性
 
 
【案號】
生效判決案號:(2007)文中民再終字第13號
高級法院再審案號:(2009)云高民再終字第57號
 
【裁判要旨】
就民事訴訟而言,原告起訴要求法院給予司法保護的方式和范圍是什么,法院應就其請求的內容進行審查判斷,并作出裁判,而不能超越其請求的范圍。
 
【案情】
抗訴機關:云南省人民檢察院
申訴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原申請再審人):劉飛。
被申訴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原被申請人):云南硯山縣云合圓經貿有限責任公司。
一、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
文山縣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文山縣法院)一審查明,2001年6月11日,劉飛與何永澤、何永黎簽訂投資協議,設立云南硯山縣云合圓經貿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云合圓公司),協議約定何永澤出資現金20萬元,何永黎出資現金10萬元,劉飛以其所有的位于硯山縣平遠鎮農貿市場內的50號房屋作為出資作價20萬元,何永澤及劉飛各占公司40%的股份,何永黎占公司20%的股份。投資協議簽訂后,2001年7月13日成立了公司,并用劉飛所有的上述房屋作為經營場地。2003年6月15日,劉飛與蔡永燦簽訂房屋轉讓協議,劉飛將上述房屋以285000元轉讓給了蔡永燦,并于2003年6月19日辦理了過戶手續。房屋交付時,云合圓公司認為房屋屬公司所有,拒不搬出房屋。為此,蔡永燦向硯山縣人民法院起訴要求云合圓公司搬出房屋,該案經兩級法院審理后確定該房屋的所有權屬劉飛所有,劉飛轉讓行為合法有效,判令云合圓公司搬出房屋,并向蔡永燦賠償每月1333元的損失,從2003年6月25日計算至搬出之日止。為此,云合圓請求法院判令劉飛返還出售公司資產、抽逃出資所得285000元,并賠償因其抽逃出資行為給其造成的支付給蔡永燦的損失及訴訟費共計15997元。
二、一審判決情況
文山縣法院經審理認為,劉飛與何永澤、何永黎簽訂的合伙投資協議雖然成立有效,但在工商辦理設立登記中,劉飛未辦理出資的房屋的出資登記手續,產權證所載產權人一直是劉飛,劉飛轉讓房屋給蔡永燦的合法性已經兩級法院判決確定。云合圓公司主張該房屋屬其公司財產,要求劉飛返還轉讓房屋所得價款無事實依據,不予支持。主張的損失費是云合圓公司的過錯行為所致,應自行承擔,不予支持。據此判決:駁回云合圓公司的訴訟請求。
三、文山中院二審及再審判決情況
云合圓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云南省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文山中院)提起上訴稱,一審認定事實錯誤,劉飛以房產作為出資已為工商行政管理機關注冊登記,只是沒有按《公司法》的規定辦理財產權的轉移登記手續,并非未辦理房屋出資登記手續。劉飛將該房轉賣是抽逃出資行為,該行為違反了有限責任公司股東的法定義務,依法應對公司承擔責任為由,為此請求改判。
文山中院查明的事實與一審法院相同。
文山中院二審認為,劉飛將其房屋作為實物出資交云合圓公司管理使用后轉移財產的行為屬抽逃出資。該行為侵犯了公司財產權,故公司依法享有返還財產請求權。鑒于公司未經年檢已被工商機關吊銷營業執照,且抽逃的出資已被善意第三人合法取得,劉飛再返還已抽逃的出資已成為客觀不能,且由于公司被吊銷營業執照并停止了經營業務,再判劉飛返還公司20萬元的抽逃出資已無實際意義,故劉飛抽逃的出資不再返還給公司,但劉飛抽逃出資給公司經營造成的經濟損失應酌情給予補償。據此判決:1、撤銷文山縣法院(2006)文民二初字第149號民事判決;2、由劉飛酌情補償給公司因其抽逃出資行為給公司造成的經濟損失6萬元。
劉飛不服二審判決,向文山中院申訴,認為云合圓公司是一個未開展經營活動,未經年檢早已被注銷的公司,公司成立是何旭一人虛構的。本案原告主體資格不適格,作為出資糾紛,主張權利的只能是繳足出資額的股東,而不是依法注銷的公司。二審判決其賠償公司損失無事實和法律依據。
文山中院再審查明,云合圓公司營業執照于2007年9月25日被硯山縣工商行政管理局在《云南經濟日報》登報吊銷。
文山中院再審認為,云合圓公司于2007年9月25日被吊銷營業執照,在未吊銷期間,該公司于2003年6月25日之后雖未開展經營活動,但其法人資格仍然存在,何永黎以法人名義提起本案民事訴訟是正確的。云合圓公司成立后已開展了經營活動,公司出納王慧瓊兩次取款的用途應是公司經營活動的需要,不是抽逃資金行為,如果屬抽逃資金就不存在已開展經營活動的事實。二審判決認定劉飛將作為股份的房屋轉賣屬抽逃出資行為是正確的,劉飛申訴理由不成立。據此維持(2006)文中民二終字第116號民事判決。
四、檢察機關的抗訴理由
文山中院再審判決作出后,經劉飛申請,云南省人民檢察院對該案提出抗訴認為,二審判決劉飛酌情補償給公司因其抽逃出資行為給公司經營造成的經濟損失6萬元,超出了原審原告的訴訟請求。對于劉飛抽逃出資行為給云合圓公司造成的損失,該公司的訴請是賠償損失15977元,人民法院應當在當事人訴請的范圍內審理,不能超出當事人訴訟請求作出判決。
五、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裁判
我院再審認為,原生效判決超出了當事人訴訟請求的范圍。理由是:云合圓公司訴請是請求返還變賣公司房屋的價款及第三人訴訟使公司產生的損失,本案系侵權之訴。《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十八條規定,以非貨幣財產出資的,應當依法辦理其財產權轉移手續。本案劉飛以非貨幣財產房屋出資,并將該房屋作為云合圓公司經營場地,但劉飛與云合圓公司之間并未辦理房屋的產權轉移手續,未進行產權轉移登記,故云合圓公司對該房屋并不享有所有權。因此,云合圓公司訴請無事實和法律依據。一審處理結果正確,應予維持。
而原二審判決由劉飛酌情補償由于其抽逃出資給公司經營造成的損失6萬元,超出了當事人訴訟請求的范圍,判非所訴,違背了民事訴訟不告不理的原則,應予以糾正。遂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六條第一款、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判決:一、撤銷文山中院(2007)文中民再終字第13號民事判決及(2006)文中民二終字第116號民事判決;二、維持文山縣人民法院(2006)文民二初字第149號民事判決。
 
【評析】
司法權的被動性是指司法權在行使過程中,只能根據當事人的訴請中立地進行裁判,它包括兩個方面的內容:第一,不能主動啟動司法程序。也就是說,法院的所有司法活動只能在有人提出申請以后才能進行,不應該主動出擊,而應被動地等待,即實行不告不理原則,沒有當事人的起訴、上訴或者申訴,法院不會主動受理任何一起案件。第二,不能擅自變更當事人的訴請內容。就民事訴訟而言,原告起訴要求法院給予司法保護的方式和范圍是什么,法院應就其請求的內容進行審查判斷,并作出裁判,而不能超越其請求的范圍。
法國學者托克維爾指出:“司法權是一種消極性權力,只有在請求它的時候,或用法律的術語來說,只有在它審理案件的時候,它才采取行動。”“從性質來說,司法權本身不是主動的。要想使它行動,就得推動它。向它告發一個犯罪案件,它就懲罰犯罪的人;請它糾正一個非法行為,它就加以糾正;讓它審查一項法案,它就予以解釋。但是,它不能自己去追捕罪犯、調查非法行為和糾察事實。如果它主動出面以法律的檢查者自居,那它就有越權之嫌。”具體到本案,云合圓公司訴請的是返還變賣公司房屋的價款及第三人訴訟使公司產生的損失,而原二審判決由劉飛酌情補償由于其抽逃出資給公司經營造成的損失6萬元,超出了當事人訴訟請求的范圍,判非所訴。因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處分原則,當事人有權在符合法律規定的情況下,自由處分自己的民事權利和訴訟權利。只要處分權的行使沒有違反法律規定,法院就不能主動依職權進行干涉。
 

中原河南麻将辅助器 北京快乐8开奖结果彩票控 体彩七星彩走势图分析 广西快乐十分杀号公式 分析007 开心美食岛赚钱布局 中间人赚钱违法不 五子棋怎么下 a站up主靠什么赚钱 七乐彩开奖结果走势图500期 彩票开奖6十1生肖 福彩35选7综合走势 大?子美女捕鱼 开彩票软件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 资讯阅读赚钱类app 免费申请信用卡赚钱